在美国收集枪支的人们

原标题:在美国收集枪支的人们

©️ Garbriele Galimberti

1787年9月17日,于费城举行的制宪会议,批准了美利坚合众国第一部宪法,时值这个新兴国家刚从长达九年的独立战争中获得解放,硝烟已散。这部宪法奠定了美国的联邦制度:建国13州拥有各自的自治主权,同时成立联邦政府为松散的邦联提供一个国家层面的机构以处理全国性事务及国际关系。

美国宪法的条目不多,仅七条,但是预想到法律需要不断修改以适应时代需求,宪法第四条即规定了宪法修正程序。很快,在宪法付诸施行(1789年3月4日)的第三年,国会对美国宪法就进行了第一次修正(1791年12月15日)。此次修正会议共通过了十条法案,其中第二修正案即规定美国国民拥有和携带武器的自由。在屡屡爆出大规模枪击事件的美国,这一修正案可谓影响深远。

©️ Garbriele Galimberti

1791年的修正会议为什么必须以条文明确规定给予人们武器自由的权利?其时,这个刚刚建立、以维护平等与自由精神为首要准则的新国家,为了避免中央权力过分集中,并不允许联邦政府配有常备军,而将所有兵力下放给全境之内的公民。于是各州境内全民皆兵,每个人手中必须有武器,以备外敌入侵。

对彼时的美国而言,允诺公民自由拥有和携带武器是合情合理的条例。然而,两个多世纪过去了,今时今日本就少有大规模战争,局部战争也只需少量的手持军械武器,更何况美国被大规模侵略在当下的视野内几乎是不可想像的事情;而美国也早就有了军队,且“大兵”的名号早已在国际事务中赫赫有名(相比之下至今没有正规军的瑞士,依然保持着全民皆兵的状态,大部分人家都配备枪支)。所以,至少两百年前的立法考量基本上已不再成立。然而,美国国内频频爆出大规模枪击案,控枪、禁枪的呼声越来越高,第二修正案却依然在律法的前排屹立不倒。

为什么控枪、禁枪如此困难?「Ameriguns」即以视觉调查的方式讲述了个中缘由。在美国生活了15年的Garbriele Galimberti,有天读到了一则“美国的私人枪支武器数量比全国总人数还多”的信息,这让他有些震惊,他当即想到了自己结交的许多美国朋友并没有武器——其实大多数人都没有。于是他推测,如果大部分人都没有武器,那么就有一部分人拥有着大量武器。这激发了他的灵感,于是他跑遍全美,包括远离本土的阿拉斯加与夏威夷,寻找拥有大量枪支的人家。

左页为合法拥有的枪支器械(估计)总量全球排名与各国总人口,右页为排名前十国家之每百人拥有枪支器械量,数据来自Small Arms Survey,是瑞典日内瓦国际发展研究部成立的独立研究项目。

图片为书籍内页,©️ Garbriele Galimberti

通过Galimberti对所到之处每个家庭的采访,我们看到1791年第二修正案的余响一直回荡至今:不少人都表示,有些“上了年纪”的枪是继承于自己的祖辈。于是,“家庭”成了这次调查结果的关键词,枪支成为了家族传承的重要部分。另外,对枪支爱好者而言,这一延续了两百多年的自由权利,怎么能够到他们这一代就被剥夺了?这并不公平,于是反对禁枪即是捍卫自由。

对持枪者的采访,图片为书籍内页

©️ Garbriele Galimberti

其实除了美国之外,许多国家都允许公民配枪——尽管对公民拥有配枪的资质及可购买的枪械有严格的限制,但美国总是那个被矛头指向的国家。或许正是那个震惊到Galimberti的消息:美国的私人枪支保有量比全国总人数还多。究其原因,第一即是非法枪支买卖的泛滥。在美国,通过合法渠道购买枪支同样也有一定的限制,比如购买手枪和长枪必须年龄达到18岁,购买其他类型武器需达到21岁,同时消费者还必须经过联邦调查局的背景调查:是否有精神疾病,是否有犯罪史、家庭暴力史,是否有过一年以上的有期徒刑史,是否为非法移民等等。

然而,私人非法买卖武器却可以暗渡陈仓。人们通过私人买卖、遍布全美的枪支秀(假杂志旧文《我的名字叫努尔·穆罕默德·汗》中的努尔,便旅居阿富汗及伊拉克,搜罗战争遗留的枪械出口到美国,大多即在枪支秀上售卖),可以轻易购得武器。2015年美国一起枪杀案凶手就没有通过联邦调查局的武器购买资格审核,但他依然搞到了枪,并且在教堂里结束了九个黑人的生命。在Instagram上搜索#guns、#firearms、#freedomguns等相关标签,有上百万张关联图片,Galimberti亦将这些图片与网络居民的评论以现象素材加入书中。

除此之外,鼓吹枪械自由、将其拿来做自己政治生意的、臭名昭著的全美步枪协会也是值得诟病的一环。英国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经历两次大规模枪击事件后便加紧了控枪,尽管猎枪依然被允许购买,但是高杀伤力的手枪等便被严格管制。然而美国的大规模枪击案更多(见旧文《一些校园里除了钟声,还有枪声》),控枪却从来没成功过。每当发生此类事件、公民呼吁控枪、总统试图控枪之时,步枪协会便出来以第二修正案开始说法,游说枪械爱好者誓死捍卫他们的自由。

另外,我们还可以发现,美国的枪支商店比全国中小学数量还多,是药店的三倍,几乎是麦当劳的十倍。这些大量开张的枪支商店矗立在马路边,就像某种隐形的鼓励,那些热衷枪支的有钱人(至少),有多少是在被无意识地贩卖枪支?在这里,“自由”的旁边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 Garbriele Galimberti

尽管拥有枪支是他们的自由,尽管这样过度的自由并不见得被所有人认同,但就像Galimberti色彩中立的图像一样,我们誓死捍卫他们表达意见的权利。而控制枪支数量(至少,而非绝对禁枪),除去这些拥有大量武器的人,应该都会被认同为一种必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